拐子村

 

案發當天,王守庫陳宗賢張小寶三人隨著林積德來到了

城東邊的拐子村,村中人煙稀落,幾隻雞鴨在村中閒晃

,有三五小童聚集在村中井邊嬉戲,幾間屋瓦前曬著穀

物,幾個婦人在街角注意到三人的到來,面上露出慌色

,目光看到了穿著破爛的林積德,其中一個婦人往街角

跑去,村中的唯一酒鋪,揚舞的旗幟正順著風飄動。

 

張小寶心想,沿路的田中盡無半人耕田,想必村中至少

有一半以上的人沉溺於賭傅中,原本在街角張望的婦人

則不知消失何處,三人並肩走至酒鋪前,門是虛掩著,

裡頭隱隱傳出壓抑的喧嘩聲。

 

張小寶正欲推門進去時,林積德拉住小寶的手,『不需

要觀察一下情勢嗎?』酒鋪外有矮小的籬笆,後院似乎

有道路可以逃匿,而裡頭似乎賭徒為數不少,林積德畢

竟在這賭上了好幾個日夜。

 

宗賢表示贊同,他的年資較深,多少有些捉拿犯人的經

歷,不過多是聽另他人行動,今天這可是頭一遭。『怕

什麼,我們是官差,衝進去就對了。』張小寶在傅色納

家中擔任僕人已有五年之久,亟欲立功能讓大人賞識,

事實上奉令前易州州府時,州府大人並不在,只有幾位

留守的州差,小寶也沒等州府回來,便隨手拉了兩人。

王守庫便是其中一員,他在旁邊也是一臉往前衝的表情

,畢竟年輕力壯,又無抓拿犯人的經驗,林積德在旁邊

一直搖頭,想要說些什麼。

 

陳宗賢心想至少人多勢眾,應該不會出太大的問題,沒

有理會林積德,點了點頭。張小寶得到同伴的同意後,

用力的把門踹開,三人便衝了進去。

 

酒鋪中有三五張桌椅,擺放著菜色,牆角邊堆著酒罈,

另有一長桌,長桌上有一副紙牌以及村民的下賭金,桌

後站著莊主,而圍繞著桌旁的,皆是農田中工作的壯漢

,當門被踹開時,眾人皆往門口看去,發現是兩個穿著

官差衣服以及僕人裝扮的小寶,還有躲再後面的林積德

時眾人眼色露出兇光。

 

沒想到現場人數眾多,小寶心裡暗叫糟,沿途田中無農

人,想必都聚集在此了,陳宗賢更是驚慌又害怕,早知

道就該把兩人拉住商量對策後在行動,而王守庫則是一

臉得意還不知人數的差別,林積德心理則想,怎麼會遇

到這幾個腦袋空的官兵來報仇。

 

兩方人馬各至僵持著,莊主對旁邊的農人示了個眼色,

而小寶則看向宗賢,想以眼神詢問是否有辦法一次把賭

徒全部抓拿,剎那間守庫大吼了一聲,『把他們都抓起

來。』小寶和宗賢兩人還一時無法反應,而村民們卻已

衝過來。林積德則往角落躲去想要看清楚現場狀況。

 

村民人勢眾多,竟將小寶等三人圍住,而些許的村民正

從後門逃竄,其中的莊主也正往後門逃跑中。

 

『可惡。』小寶反應過來,現場官民互毆亂成一片。『

先控制情況。』宗賢對小寶及守庫大喊著。

 

一個村民正拿著一罈酒往小寶身上丟去,宗賢一迴身將

酒罈踢破,小寶給了宗賢一個感激的眼光,守庫拿起被

棄在一旁的椅凳往人群中丟去,村民散開躲避,三人突

破了從圍。

 

小寶眼角瞄到莊主正往後門逃跑,連忙衝過去,而一位

村民伸出腳來將小寶絆倒在地,正準備將小寶打暈時,

積德立刻把小寶拉起,躲過了即將揮來椅凳。小寶心理

不禁疑惑,為何林積德會幫他。小寶哪知道,盡然是賭

傅,幾家歡樂幾家愁,贏的人自然高興,而輸的人則巴

不得對方悽慘,而官兵來了,正是可以陷害對方的時機。

 

畢竟是官兵,會些拳腳功夫,漸漸的,村民發現情勢不

妙,開始往門口的方向要離開,臧氏兄弟兩人也在其中。

 

臧氏兄弟是何許人也,原來是陷害林積德一夕間輸的頃

家蕩產的兩兄弟,照林積德所言,臧氏兄弟兩人似與莊

主溝通,騙取大戶上門,先讓對方嚐到甜頭後,在聯手

讓對方輸得精光。

 

林積德用怨恨的眼神看著他們兩個,拿起預藏的刀子要

往那兩人殺去。

 

宗賢發現林積德的心思,於是擋在前門口,而臧氏兄弟

兩人一左一右想要突破,左揮拳右踢腳的,臧通將腳邊

幾個破碗丟像宗賢,而臧福廷則乘機往門口衝去,林積

德揮出小刀扎像臧通的左胳臂,臧通痛得大叫,跌坐在地。

 

小寶立刻上前將臧通綁起,宗賢回過頭來拉住正欲往門

口逃走的臧福廷,將臧福廷拖了進酒鋪,小寶將臧通綁

好後也將臧福廷綁上,而林積德心中怨念太深,臧式兄

弟被擒後,眼紅的他拿著刀繼續往臧式兄弟刺去。

 

『住手!』宗賢想要制止林積德。

創作者介紹

流浪中

longki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