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1735年清盛世,正值乾隆皇帝即位,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新皇上任

放的可不只三把火了,乾隆一方面想要有超過父親的作為,一方面又希

望萬民景仰,宣布一系列的禁令來改善風俗。


雍正曾說賭傅之風,敗壞品行,乃應行嚴禁,乾隆第一個所要禁的便是

賭傅,這是一件發生在乾隆一系列禁賭後的小事件。

 

正文

 

廳前是個說書人,正滔滔不絕的說著賭博的壞處,趙弘恩聽著露出微笑,

這樣就好了,他特別為了這橋段寫了書,只是要傳達給百姓們皇上的禁賭

令。坐在一旁的是傅色納,看著戲台上的說書人,不知心裡在想什麼,書

,說到了最後一章,說書人正用嚴厲的言詞說著賭博後會受到懲罰。

 

『簡潔有力,平易近人。』趙弘恩愉快的說著,示意一旁的小廝打賞說書

人。『接下來都要麻煩你了。』說書人說了幾句客套話接過打賞,跪了安。

 

『實不相瞞,最近在下官巡視管區內的確發生了一些事件。』傅色納面有

難色有些吞吐的說。

 

趙弘恩看出傅色納似乎有所為難,『說吧。』

 

『近日來下官至易州巡查治水相關的工程,順道瞭解當地民情,一日晚上

下官正欲返回下榻之處,一村民攔住下官的轎子,原來是一位篳路藍縷的

乞兒。』傅色納頓了頓,似乎在想當時的情況。

 

 

趙弘恩拿起一旁的茶杯,將杯蓋半張和,聞過了茶香淡淡的喝了口,用眼

神示意傅色納繼續說下去。

 

『那位乞兒竟然原本是當地的一富人林積德,在易州可是人人知曉的,他

家大業大,鋪橋造路,是公認的善人。』趙弘恩訝異的眼神看過來,『沒

錯,原來他染上賭癮,一開始只是小賭,不但沒輸反而不管怎麼下注皆贏

,這讓他認為他或許有賭運,漸漸加大賭金,結果卻開始輸了,大人,您

聽到這應該能想到這是有人欲擒故縱的把戲,而林積德卻沒發現,但是他

堅持他之所以會如此,皆是有人陷害他,他攔下下官的轎子想要投訴被詐

賭的事由。』

 

趙弘恩將茶杯放置旁邊的小几上,皺眉沉思了一會兒,『我未曾聽說過易

州有賭場的開設,怎會有人詐賭,這事也沒聽徐德泰說過。』

 

『是的大人,賭場並不是開在易州城內,而是在城外的一個酒鋪,據那位

林積德說是以酒鋪來掛羊頭賣酒肉。』

 

『哦?盡有此事,何人如此大膽,可知當今聖上早已三申五令禁止賭傅了

?那酒鋪在哪,可派人去查看了?』

 

『是位於城東一個叫拐子村的地方,有間酒鋪,下官已查出店主是村中高

氏所有,已下令將高氏抓拿詢問。』

 

趙弘恩不滿傅色納所說的不完整,『你說清楚些。』

 

傅色納開口,『下官得知此城外有賭場開設,就招家中的僕人張小寶前往

州府喚州差去擒拿那些賭民,林積德自願帶領州差前去,殊不知,張小寶

只帶兩個州差王守庫以及陳宗賢就前往拐子村,分別在州府任職一年以及

兩年半,甚是資淺,不料張小寶既然只找這兩位,當時資深的州差正跟隨

林天木巡查房山縣、淶水等縣,因此州府只剩年資較淺的人駐守。』

 

這時小廝領了一個身著與小廝同樣衣服的壯年男子走了進廳。

 

『下官讓張小寶來直接跟大人說好了。』

 

張小寶走進廳後,跪了下來請安,『兩位大人吉祥。』說完後張小寶並沒

有把頭抬起。

 

『直接說吧!』趙弘恩不耐的說。

 

 

創作者介紹

流浪中

longkit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